中國白酒網
您當前位置:中國白酒網 >> 行業資訊 >> 劍南春 >> 瀏覽文章

劍南春“股權改制”紛爭未停 關鍵審計結果即將出爐

2013-2-28 8:46:18佚名 人民網 【字體:

    【中國白酒網】一份定于2月底“出爐”的審計結果,極有可能影響到四川劍南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劍南春集團”)的未來。
  這次審計行為與2012年8月的劍南春職工維權活動直接相關。
  在半年多以前那場持續了77天的維權罷工活動中,綿竹市政府作為當地的人民政府,搭建了職工維權代表和劍南春高層之間的談判平臺。2012年11月,綿竹市政府、職工維權代表及管理層三方共同確定引入重慶康華會計師事務所對公司資產進行清查審計。這份審計報告將作為劍南春集團新股權架構的基礎。
  劍南春職工的維權活動于是在2012年11月8日暫告停止。
  日前,綿竹市外宣辦工作人員向人民網財經記者表示,這份審計報告將在2月底“出爐”,它也將決定職工手中的股權到底值多少錢。
  一紙證明引發的維權
  作為白酒行業中的佼佼者,劍南春的普通職工認為自己不但沒有享受到企業發展的成果,相反,其收入在同行業和同地區都屬于“中偏低”,相較于集團管理層更是“少得可憐”。工作了20多年的劍南春職工維權代表劉曉東向記者表示,“我是參加工作20多年的本科生,一年才3萬多。我的(工資水平)在工人里都算高,還有2萬多的!有的人快退休了,工齡30多年,每月不到1500元”。
  雖然對收入待遇不滿,但多數職工還是會因手中所持的公司“股權”與每年的分紅而感到一些安慰,他們認為這些最終會改善他們的經濟狀況。
  職工長期對收入待遇的不滿終于在2012年8月爆發,導火索正是一份《員工信托持股收益份額證明書》(下簡稱《信托證明》),職工們認為,這份《信托證明》剝奪了他們的股東身份和股權收益。
  “我們原來企業改制時出資買的股權,去年8月開了一個職代會就給我們變成受益權,把出資證作廢。 ”據劍南春員工介紹,2012年8月19日,劍南春集團在集團內部推行《劍南春集團員工持股信托計劃實施辦法》,要求職工將2003年國企改制時獲得的《四川省劍南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職工信托持股出資證明》(下稱《出資證明》)全部更換為《信托證明》。
  職工認為,一夜之間,他們的“股權”變成了“受益權”,身份則從股東變成了債權人。這是公司管理層為了侵吞員工利益而設下的圈套,“如果公司上市,那將是天壤之別!”
  在與高層溝通無果的情況下,一場持續了77天的維權活動就此開始。
  作為當地的人民政府,綿竹市政府搭建了維權代表和劍南春高層之間的談判平臺,經過長時間的溝通談判,雖然職工關于股權分成和比例的要求沒有進展,但職工對于工資待遇、五險一金等勞動權益的要求得到了部分解決。
  2012年11月8日劍南春職工的維權活動終于告一段落。
  被期待的審計結果和專家方案
  劍南春管理層和職工的糾紛焦點在于對股權價值和權益的認定:是公司股權還是收益權?員工股份享有哪些權利?
  在這兩個問題上,劍南春管理層和職工之間的認知差距十分懸殊。
  據了解,2003年劍南春國企改制時,職工干部每人配送5萬元以上(根據級別職務在5萬元-100萬元之間)的出資額。維權職工代表稱,他們有證據證明當時其出資款中的1元對應當時劍南春注冊資本1.2048億元中的1股。但如果按公司要求轉為《信托證明》則股權轉為受益權份額,那么當時的出資額1元僅折合0.13股的股權。
  此外,在2003年下發的《出資證明》中對職工份額進行了相應的約束:“持有人按照出資份額享有本公司相應受益權份額的權利和義務”、“本出資證明不得抵押、轉讓,員工離開公司或死亡后由理事會定價收購”——這也引起了職工們的不滿。
  來自職工的壓力及綿竹市政府的協調,迫使劍南春管理層做出了妥協。維權職工代表和管理層達成協議,將劍南春改組成股份有限公司,出資證明改成股權證。
  綿竹市政府、職工維權代表以及管理層三方共同確定引入重慶康華會計師事務所對公司資產進行清查審計。這份審計報告將作為劍南春集團新股權架構的基礎。
  綿竹市外宣辦工作人員在接受人民網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這份審計報告將在2月底出爐,它也將決定職工手中的股權到底值多少錢。對于部分職工認為審計結果會被“美化”的猜測,該工作人員認為并不可能。“評估公司是職工代表來找,評估過程是職工代表全程參與,維權辦共有11個人,他們對審計結果進行了全程參與。政府不會留存結果,結果將直接在公司和職工代表中公示。”
  劉曉東也對此消息進行了確認,表示結果將在近日公布,他同時透露,審計結果發布后,包括職工代表、管理層和綿竹市政府將進行會談,并委托清華大學商法研究中心主任王保樹教授牽頭對劍南春股份架構重組提出可行性方案。而這份方案的設計原則是保護出資人權益和明確出資人的權益和地位。“3月10日左右出確定稿。”劉曉東說。
  據劍南春內部人士稱,集團中負責與職工談判的兩位副總蔡發富和楊冬云現在均不單獨接受采訪,蔡、楊兩位高管現在只接劍南春集團公司內部v網的短號碼來電。記者多次致電劍南春集團均未接通電話的情況,似乎印證了這一說法。截止記者發稿,記者仍未能獲得劍南春管理層對此事的直接回復。
  在被問及對這份審計結果有何預判時,職工維權代表劉曉東表示,“只要公正就接受”;而綿竹市委外宣辦表示,劍南春管理層的訴求應該是“合理合法”滿足職工要求。

分享到:


網友評論:

斗地主破解版无限金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