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白酒網
您當前位置:中國白酒網 >> 行業資訊 >> 酒鬼酒 >> 瀏覽文章

酒鬼酒:甜蜜素背后的全面戰爭

2020-1-13 22:15:51陳俊宏 網易 【字體:

    【中國白酒網】繼2012年遭遇“塑化劑”風波后,酒鬼酒在2019年的年末再次遭遇“甜蜜素”風波。隨著媒體廣泛曝光上述“甜蜜素”舉報,在二級市場酒鬼酒的十余億市值迅速蒸發。
    2012年-2013年的塑化劑事件、億元資金失蹤案等系列風波,一度令酒鬼酒的經營與業績陷入低谷,但在中糧團隊介入操盤、加上行業迎來景氣周期,從2016到2019年度,酒鬼酒的營收穩步攀升邁過10億大關,凈利潤連續2年將超過2億。
    業績脫胎換股的背后,其實是酒鬼酒新管理層對原有產銷鏈的重整,和不見硝煙的戰爭。
    記者發現,此前經銷商與酒鬼酒公司的供貨、包裝業務盤根錯節,本次經銷商打出“甜蜜素”的當頭棒喝,其實只是酒鬼酒這場產業鏈全面戰爭的冰山一角。
    事件對酒鬼酒的影響,不始于甜蜜素,也不止于甜蜜素。
    四個“石頭”砸暈“酒鬼”
    2019年12月17日,北京來今雨軒文化傳播公司(下稱“來今雨軒公司”)法人代表石磊向媒體實名舉報,稱其倉庫里封存了5萬瓶酒鬼酒,被檢出添加了“甜蜜素”。據他介紹,之所以舉報是因為上述產品檢出了“甜蜜素”,故他不敢將產品流向市場,但酒鬼酒方面又不肯賠償他的損失。
    2019年12月18日,石磊向湖南湘西市場監督管理局實名舉報酒鬼酒非法添加甜蜜素問題。“請求監管部門對酒鬼酒供銷公司生產的酒類產品違法添加國家明令禁止的甜蜜素的事實情況進行調查;對酒鬼酒供銷公司放任不合格產品在消費市場流通的行為進行調查;對酒鬼酒供銷公司作出處罰決定,維護消費者權益”。
    石磊和他的公司是酒鬼酒的經銷商,也是此次被檢出甜蜜素的酒鬼酒產品—“54°500ml老酒鬼酒”的總代理。
    甜蜜素(環己基氨基磺酸鈉)屬于非營養型合成甜味劑,甜度比白糖高40倍,過量攝入會對人體肝臟、神經系統造成危害。根據《食品安全國家標準食品添加劑使用標準》(GB2760-2014),甜蜜素在白酒行業里禁止添加。
    隨著媒體廣泛曝光上述“甜蜜素”舉報后,在二級市場酒鬼酒的十余億市值迅速蒸發。
    在沉寂數日后,2019年12月21日,酒鬼酒方面發布聲明,稱酒鬼酒公司嚴禁添加甜蜜素,也從未采購過甜蜜素。近年來酒鬼酒產品經國家及地方各級食品安全監督抽檢,合格率100%。同時,酒鬼酒還在聲明中表示,酒鬼酒原經銷商石磊因與公司發生經濟糾紛,湘西州中級人民法院、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兩審均駁回其高額賠償的無理請求。“公司對石某的行為保留采取進一步措施的權利”。
    21日當天下午,石磊也再次發聲,稱酒鬼酒的公開聲明是“避重就輕、繞過核心事實部分”,希望酒鬼酒主動邀請檢測機構等對“54度500ml老酒鬼酒”以及其他酒品是否含有甜蜜素進行公開檢測。
    2019年12月22日晚間,酒鬼酒發布公告,稱石某手中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產品于2012年生產,為石某獨家定制產品,在出廠時符合國家食品安全相關標準和規定。“公司已提請相關市場監管部門對酒鬼酒市場流通產品進行全面檢測,并第一時間向社會公布檢測結果。公司無法接受也未同意經銷商石某的要求”。
    2019年12月24日,湖南省市場監管局相關負責人向外界表示,湖南省市場監管局于當天下午3時開始對酒鬼酒“甜蜜素事件”進行調查,本次抽查將在長株潭范圍內進行隨機抽查,屆時抽查結果將向社會公布。
    同日,湘西州市場監管局清點爭議產品數量,并對庫存產品實行有效管控,禁止流入市場。
    2019年12月25日凌晨,石磊再度發布聲明稱,湖南省市場監管局抽查的是市場流通的酒鬼酒,對于其庫存的爭議產品,則是責成湘西州市場監管局嚴加管控。石磊表示,“再次請求監管部門,對封存在庫的54度老酒鬼酒進行檢測”。
    25日夜間,湖南省市場監督管理局發布了近三年湖南省白酒抽檢監測情況。結果顯示, 2017-2019年期間,對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的白酒抽檢監測總計64批次,全部合格。
    2019年12月26日,湘西土家苗族自治州市場監管局向酒鬼酒甜蜜素事件舉報人石磊送達了投訴舉報不予受理告知書,稱因該投訴經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根據相關規定,經研究決定不予以受理。石磊隨后對外表示:“不服,將申請復議”。
    2020年1月1日,石磊對外表示,決定近期暫不申請復議,將先與相關部門進行溝通。
    截至目前,記者曾多次致電酒鬼酒董秘李文生和中糧酒業,希望了解此次酒鬼酒的檢測結果,但李文生方面均表示相關檢測結果會在酒鬼酒官網公布,但截至目前,其官網仍只有2019年12月22日發布的澄清公告。
    酒鬼酒與石磊的全面戰爭
    據了解,在此次酒鬼酒“甜蜜素”事件的是背后是石磊與酒鬼酒的利益糾葛,因果超過十年。
    酒鬼酒一向以其由美術大師黃永玉在2007年設計的布袋包裝為外界所熟知。但此前不為人知的是,石磊與黃永玉關系密切,2006年就署名出版過一本《黃永玉的七七八八》。
    2007年6月21日,黃永玉就與石磊的公司簽訂了協議,黃永玉將該包裝設計的知識產權轉讓給了石磊公司,換言之,在2007年目前被外界所熟知的酒鬼酒包裝是石磊所有。
    7天之后的2007年6月28日,石磊公司與酒鬼酒公司簽訂《“酒鬼酒”新版包裝設計知識產權使用權轉讓合同》,將其獲得的上述知識產權轉讓給酒鬼酒公司,但石磊并沒有向酒鬼酒收取設計和版權費用。
    另一方面,石磊及其控制的公司,以此為契機,開始介入酒鬼酒的酒水經銷與包裝生產業務。
    根據石磊公布的舉報材料,2012年4月,石磊控制的來今雨軒與酒鬼酒簽訂《買斷產品總代理合同》,約定來今雨軒代理銷售酒鬼酒54度500ML老酒鬼酒,結算價為238.8元/瓶。
    這種產品定制模式在大酒企和經銷商之間非常常見,一些實力雄厚的經銷商與酒廠合作開發產品,經銷商獲取專屬的渠道產品,這樣經銷商不但可以進行其利潤的最大化,而酒廠也可以借此增加銷售額。
    在支付3000萬貨款后,石磊收到了酒鬼酒提供的12萬余瓶產品。
    但據石磊介紹,在銷售過程中,2016年他收到經銷商投訴,稱產品含有甜蜜素。石磊隨后向國家食品質量監督檢測中心以及國錦(上海)檢測技術有限公司多次送檢54度老酒鬼酒產品,《檢驗報告》顯示酒鬼酒交付給石磊的產品中被檢出含有甜蜜素。
    2017年,石磊將酒鬼酒供銷公司告上法庭,要求損失賠付,但并未得到法院支持,最終他選擇了向媒體公開舉報。
    而2019年12月22日酒鬼酒發布的公告,也對雙方此次的糾紛進行了更詳細的披露。公告顯示,在2012年石磊以3000萬元的價格先后購買了共計125624瓶上述定制產品后,2013年2月,石某以市場環境不好等為由,要求酒鬼酒為其免費提供40噸同款酒水作為市場建設支持。而酒鬼酒方面在2014年4月至2015年3月,曾陸續生產了8萬瓶54度500ml老酒鬼酒(40噸酒水),作為市場政策支持,無償贈送給石磊。
    然而隨著2016年酒鬼酒被中糧集團正式納入旗下并向其派遣了全新的管理層,石磊與酒鬼酒之間“和諧”的關系也被打破。
    據悉,受當年塑化劑事件影響,在中糧入主酒鬼酒的2016年初,新的酒鬼酒管理團隊為了規范市場秩序,提振渠道信心,提出對經銷商存有疑慮的2013年前所有庫存產品予以退換,并在友好協商的基礎上,給予合理補償。
    此時的石磊要求酒鬼酒將其手頭庫存的所有54度500ml老酒鬼酒產品共計125509瓶以238.8元/瓶的結算價格進行回購,這些酒中包括2012年石磊訂購銷售剩下的51300瓶,和2015年酒鬼酒無償贈送的有74209瓶。
    關鍵問題是,石磊還提出按照200元/瓶的標準對前述所有產品因未能實現預期銷售可能造成的損失,及其在廣告投放等方面發生發生的費用1000萬元提出賠償要求。而這些要求被酒鬼酒公司新任管理層斷然拒絕,最終雙方多次對簿公堂直至石磊公開舉報。
    另一方面,石磊與酒鬼酒的包裝生產合作也陷入了沖突。
    根據早期包裝授權時的合同約定,酒鬼酒在此后訂購“酒鬼酒新版知識產權”新版酒鬼酒包裝物時,不論采取何種確定供貨商的方式,石磊公司均享有在同等供貨條件下的優先權、知情權,也就是說,酒鬼酒的包裝訂單在同等供貨條件下,應優先由石磊控制的另一家公司湖南金泉包裝印務有限公司生產。
    然而這一切隨著中糧的入主發生了變化,數據顯示,在所有酒鬼酒包裝采購中,來自石磊公司的包裝產品占比在2011年和2012年分別高達57.78%和69.83%。而這個數據在2016年則為0。
    也正是在2016年,石磊向相關部門送檢其買斷定制的酒鬼酒產品,并發起多個訴訟起訴酒鬼酒公司。據媒體報道,當時在檢測出甜蜜素后,石磊曾去和酒鬼酒新任管理層商量如何處理,但中糧方面并不愿意為酒鬼酒的“前任”們買單,最終雙方不歡而散。
    多個疑團仍未解開
    雖然“甜蜜素”事件已經爆發十余天,但仍有許多疑團尚未解開,而其中最核心的問題之一就是石磊提到的產品中檢出的甜蜜素的來源。
    石磊提供的國錦(上海)檢測技術有限公司2016年5月4日的《檢驗報告》顯示,送檢樣品白酒中的甜蜜素測定值為0.384mg/L。國家食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的檢測報告顯示,甜蜜素測定值為0.344 mg/kg。
    而不論是酒鬼酒發布的聲明還是公告中,均未正面回復其產品所檢測出的甜蜜素從何而來,只是反復強調公司嚴禁在產品中添加甜蜜素,從未采購甜蜜素,也從未向54度500ml老酒鬼酒中添加甜蜜素。
    同時,酒鬼酒反復在公告和聲明中指出,石磊舉報一事源于“意欲謀求不正當利益,被公司嚴厲拒絕”。但2016年初,的確是酒鬼酒新任管理團隊提出對經銷商存有疑慮的2013年前所有庫存產品予以退換,并給予合理補償,換言之,石磊突出要酒鬼酒進行補償在合理范圍之內,但目前上述逾12萬瓶“54度500ml老酒鬼酒”均被相關政府部門要求封存,那石磊的相關產品賠償是否還應當找酒鬼酒公司要呢?
    另一大關鍵問題,是酒鬼酒的甜蜜素,是否僅存在于12萬瓶“54度500ml老酒鬼酒”之中?酒鬼酒產業鏈上的內參酒、湘泉酒會不會檢測出問題?
    此外,12月25日晚,湖南省市場監管局公布最新對長株潭地區酒鬼酒流通產品的抽檢結果,專項抽檢的30批次酒鬼酒產品均未檢出甜蜜素(定量限0.0001g/kg),符合標準要求。但上述湖南市場監管局給出的結論似乎和此次“甜蜜素”事件中涉及產品并沒有什么關系。
    此外,回顧近十年來中國食品行業所爆發的食品安全事件,涉案的企業無不是第一時間公布相關的檢測報告原件自證清白,但截至目前不論是酒鬼酒還是湖南市場監管局均未對外公布詳細的報告。
    酒業分析師蔡學飛曾指出,酒鬼酒送檢市場流通產品也是給消費者吃定心丸,但也有轉移注意力的目的,畢竟發生公開舉報,無論有沒有責任,對于企業都是有損害的,最好的方式就是積極面對,回應問題。只不過酒鬼強調自身的產品是合格的,還是需要相應的檢驗報告來作證。
    在蔡學飛看來,在這一輪白酒增長之中,酒鬼酒作為區域酒企本身品牌和體量都偏小,因此增長缺乏長期支撐,估值偏高。“塑化劑之后酒鬼酒雖然逐漸走出恢復期,但這一事件又引發了市場的關注。但此次事件爆發又讓外界發現酒鬼酒的核心包裝知識產權等并不在酒鬼酒手里,這也對酒鬼酒未來的長期發展增加了很多不確定因素”。
    說到底,“甜蜜素”風波,展露的只是酒鬼酒產業鏈沖突的冰山一角,更多細節與真相,請留意后續追蹤。

分享到:


網友評論:

  • 閱讀排行
  • 本日
  • 本周
  • 本月
斗地主破解版无限金豆